臉上有一對金魚眼的小孩,從窗口看著我,我正憂鬱的沈思如一座塑像。小孩好奇的眼睛在透明的玻璃窗外游移,真像一對金魚呀!一定想游進屋子裡來。我心裡一想著,那對眼睛果然穿透玻璃游進來了。


在我前後左右環繞,緩緩的游著,使我昏眩了。我眼中含著淚水,等待,企盼,果然那兩隻金魚游過來了,游入我的雙眼裡。我終 於用淚水餵養了小孩那對落寞的眼睛。



【散文詩】

〈金魚眼的小孩〉

    臉上有一對金魚眼的小孩,從窗口看著我,
    我正憂鬱的沈思如一座塑像。小孩好奇的眼
    睛在透明的玻璃窗外游移,真像一對金魚呀
    !一定想游進屋子裡來。我心裡一想著,那
    對眼睛果然穿透玻璃游進來了。
  
    在我前後左右環繞,緩緩的游著,使我昏眩
    了。我眼中含著淚水,等待,企盼,果然那
    兩隻金魚游過來了,游入我的雙眼裡。我終
    於用淚水餵養了小孩那對落寞的眼睛。

  這是寫一位有著「金魚眼」的小孩,從窗口來觀望「我」,以致產生幻覺的情形。先試探作者為什麼喜歡以小孩探望「我」做為詩的題材呢?有兩個可能原因:第一,小孩是作者自己的幻影,也就是作者自己在觀看自己,藉由小孩純真無邪的眼中來描述自己,也藉由自己回溯式的想念來描述小孩,所以小孩可能就是作者童年的模樣,而以這種類似依戀童年的情結形成了〈風鈴〉及〈金魚眼的小孩〉兩首詩。第二、是作者自我的仰慕心理,在詩中安排自己當成小孩矚目的焦點,想以小孩未受汙染的目光來欣賞自己;但其實,小孩不過是作者自己的化身,等於作者在鏡中觀看自己,亦如同臨水自憐的水仙而已,並沒有外人對作者的欣賞,如此看來,作者是相當孤獨而寂寞的。
  
  現在就看此詩作者怎麼憐愛自己,「我」怎麼憐愛小孩。

  小孩的長相上,特殊的地方是有一對「金魚眼」,眼瞼短,眼球凸出,此種眼睛有明顯的大眼球,若加上長長的黑睫毛,則頗像一對金魚;但是擁有這樣的眼睛不見得是正常人的長相,亦有可能是患上某種疾病的症狀。是不是病童並不重要,作者藉金魚游動的意象寫出了這個令人憐愛的小孩,這才是值得重視的。
  
  當小孩從窗口看「我」時,「我」正在「憂鬱的沈思」,一方面是沈思的姿態,一方面是憂鬱的表情,則「我」是一手托住下巴,一手撫住胸口,加上眉宇深鎖,瞳仁凝視不移而如一座塑像。「我」因何事憂鬱?又沈思何事?詩中雖無明確說明,卻使這首詩的敘事情境上更添加了神秘感。

  小孩的眼睛流露著「好奇」,看著玻璃窗內的「我」,也許「我」是一個被鎖住的病患、被關住的罪犯,或被囚住的動物,失去活動空間,只能如一座塑像踞守在裡面,而讓窗外的小孩觀賞。從小孩「好奇」的眼睛中,「我」猜想小孩是想進屋子裡來,可是,未開門,未開窗,小孩能進來嗎?小孩如何進來?詩中有神奇的一幕:
 
  「我心裡一想著,那對眼睛果然穿透玻璃游進來了。」

  這是魔幻意象,只用心上的念頭,就能於現實世界中成為真實的情景,唯有魔幻才有可能吧!由於眼睛變成了一對金魚,所以才有游的動作,當它穿透玻璃游進屋內,像在不可能的幻境中,完全已脫離寫實,而變成「魔幻寫實」,產生了如真如幻的意象。
  
  詩轉入第二段,繼續營造魔幻意象。像金魚的那對眼睛游進來後,開始圍著「我」,在前後左右環繞,此即顯示小孩的好奇,想看清楚「我」的姿態是如何沈思,「我」的表情是如何的憂鬱,這樣的一座塑像到底是如何引起他的好奇。由於眼睛在周圍不斷的環繞,而使「我」昏眩了,「我」亦在追隨小孩那對眼睛,但「我」卻如一座塑像不能動彈,只能以「我」孤立在中心,而任由小孩的眼睛環繞在四周如金魚緩緩游著,注視著「我」,仰慕著「我」,欣賞著「我」。從來未曾成為矚目焦點的「我」,因而感動了,感動於小孩對「我」的仰慕,感動於小孩不離「我」而去,感動於小孩能克服阻礙而進來看「我」,所以「我」眼中淚水盈眶了!
 
  然而,「我」仍在等待、企盼,為什麼?「我」不甘願只是被觀賞吧?「我」真正等待、企盼的,是一種與小孩的「融合」及「交會」,讓小孩與「我」有所互動。小孩的眼睛化做兩隻金魚,游在半空中,只有空氣,哪裡有水,為了活下去,那就讓它游進「我」的雙眼裡,「我」的雙眼可以化做兩缸水容納它。當它游進「我」的雙眼裡時,亦即小孩與「我」的目光「交會」碰在一起,互相看見對方,小孩在「我」的眼睛裡,「我」在小孩的眼睛裡。此即「我」真正要等待的一刻和企盼的事了。
 
  小孩的眼睛→游入(像金魚)→我的眼睛
 
  這種魔幻般的意象,仍得藉擬喻的技巧才能完成,因此,「金魚眼」三字是實際對小孩眼睛的描述,也是對小孩眼睛的擬喻。唯有讓小孩的眼睛由「像」金魚,進而轉變「為」金魚,這首詩的整個想像境界才得以由第一段的一般寫實演進到第二段的魔幻寫實。
 
  本詩的最後一句:「我終於用淚水餵養了小孩那對落寞的眼睛。」給了以下兩個再深入探討的意涵,其一是「落寞的眼睛」:寂寞而無人理會、孤寡而無歡樂的小孩,他為討「我」注目、企盼「我」關懷,眼睛先露出好奇之光,等與「我」實際接觸後,再呈現原來落寞的神色;這樣的小孩缺乏父母親情朋友的愛,也許如此,「我」才會成為小孩仰慕親近的對象。其二是「淚水餵養」:這是一個令人感動的畫面,宛如母親餵養子女,動物餵養幼雛那般情景;「我」對於小孩的關懷,也同樣付之於餵養的行動,小孩的「渴」與「餓」由那對落寞的眼睛暗示出來,他渴望愛的滋潤,他需要愛來填飽,因此,「我」用感動和憐惜的「淚水」來餵養了小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empoem 的頭像
poempoem

蘇紹連‧意象轟趴密室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