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顧〉

我原想長成月亮或者太陽,但我種下的卻是一粒不會發芽的星,
在心中慢慢成屍,化為燐火而已。化為燐火而已。樹的爪沒料到
它永遠抓不著落葉,而山只能靜觀群樹蔚成悲哀的天候,那紛落
的葉子,只在前面的路程紛落。
 
流浪的房屋向來是──風築的牆壁,雲蓋的屋頂──那種於地平
線拋弧便家鄉非家鄉的。便家鄉非家鄉的。我從毫無相對的意義
裡走出來,超速地走過冷冷的洪水又是冷冷的齒音,一齒一齒的
,啃碎了母親的叮嚀。
 
  我要忘記我是在忘記
  那時,我將把雙手丟上哭泣的臉
 
迴繞著的血啊,請噴出我的太陽穴,噴且凝。髮以下儘是回頭的
茫顧,儘是鄉糧,一田一田的送進我的眼睛。我渴望。我渴望我
乃捏水為花,祈露。家啊,因一種鳥聲如延續的火,焚過林野焚
過我心,災後一片淒涼區。

(我的第一首散文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empoem 的頭像
poempoem

蘇紹連‧意象轟趴密室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