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


  〈海邊〉一詩為聯副配合台北詩人節〈活版自由詩〉創作徵稿而作,此一創作形式有相當多的詩人參與,更而有詩人初惠誠為此而進系列創作計畫,可謂詩壇首見,目前詩作貼於《吹鼓吹詩論壇》「系列組詩」版,網址:http://www.taiwanpoetry.com/phpbb3/viewforum.php?f=86

  我這一首詩發表後,得到青年詩文作家薛人傑先生的解讀,頗有意思,其文發表在他的個人部落格《虎跳跳。草食性。彩色截角http://www.wretch.cc/blog/quendi&article_id=4921969,不妨一起讀讀。

 

[讀詩] 海邊|蘇紹連  跳跳試解

一般跟海洋有關的味覺感官多半是鹹,若物質化則以鹽或淚來比喻,但是
前兩行以「種在檸檬裡」頗為新穎,同時也呼應詩末「好酸的鼻子」。除此
之外,海邊究竟跟檸檬何干?首先去掉時空脈絡,一般來講對於海邊的想像
當然是沙灘而非岩灘、礫攤,沙灘有白色貝殼沙,也有灰黑鐵板沙,但總的
來說,對於午後白色柔細沙灘的第一印象,當然是彷若正午曝光過度卻又微
微偏黃,因此用「種在檸檬裡」(果肉)就不難以想像,那層黃澄澄的午後
光照也就被物質化成「果皮」,或者說海平面那一層在光照反折下,波光粼
粼的樣貌或許更接近本詩或隱或現的情節。

 檸檬很酸,那種在檸檬裡/葬身海底不就更為酸澀?死亡可以形容成化成
七彩的泡沫或一縷幽魂,在此由於身分是酒女,因此用「菸把她/吐在午後
(海邊)」則更為貼切,哀愁甚深。海邊同時也是絲緞浪花拍擊、沫影喃喃
低迴之處,因此用菸吐出的變形雲霧來比喻,倒也不難想像。

 「肩可以著火/.../鏡在 鏡不在」我覺得費解。

 所以我不知道「都像微腫的男人/吃著淚水」或「邊界的酒女/等著浪捲
走」是否有著情節上的相關性,或者可以獨立開來,只單純述說在海邊所發
生的種種可能,抑或隔天社會新聞的一小篇幅或一則簡訊,都是可能的。倘
若有因果上的關係,「都像微腫的男人/吃著淚水」或可看成溺斃死亡的男
人,因泡水過久而發腫,因此吃著淚水(海水),就可想成肺部、胃部浸滿
海水。那邊界的酒女哀哀顧盼行走於邊界,那邊界可以是海與陸交界,可以
是人世陰陽兩界的永隔,也是酒女這身份職業的形容。因此與男子之間的曖
昧情愫,是萍水相逢的恩客或是真情流露的依靠,就容讀者去猜測填補。

 如果循此線索,回去看第五行「肩可以著火」,從女性「她」的觀點來看
,肩便是身體的一部分代整體(男人),而肩膀同時又有依靠的意思,因此
肩膀著火便可想成一個動作,不管是散步或者躺在床上,濃情密意之際,把
頭(滾燙的熱情)輕輕依靠其上。因此若從兩行一節來看,「關窗 可以」
這簡單的對話,可以反推她倆是在室內,那什麼情況下需要關窗(私密)呢
?這句便間接點出男女之間歡快的肉體關係與承諾的可能。

 「飛向貓/鏡在 鏡不在」,是男人的肉體撲向貓?貓是指女人(輕靈柔
軟)還是指海洋本身呢?貓本身便是在空間之間起起落落、變幻莫測的動物
,因此飛向貓或可解釋為飛向兩人之間莫測的關係或難料的命運,那「鏡在
 鏡不在」期間以一個空格的情節快速抽換,貓的眼睛因白日黑夜的陰晴圓
缺便常隱喻「時間」,在時間的光軌,常常有些邊界,一跨過,今生便再難
相聚,那個記憶中彷若還在你眼前的愛侶,他/她瞳孔中的那個妳/你,曾
經那樣相知相惜且完整映照其中的人世鏡像,把整個形象與存在都撐脹起來
的意義支點,下一個瞬間就被命運的獠牙收殺叼去。

 我們不知道原因,而我們只是難過。

 而只剩下好酸的鼻子,酸得像一只走不開的檸檬,在世界的最遠這端等待
回憶與悲傷被浪花一一捲走,原來那些源頭的心酸,末了也都要流成鹹的淚
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empoem 的頭像
poempoem

蘇紹連‧意象轟趴密室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