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綻放不靠節氣——《草木有情》讀後
                   
文:鄭慧如

  《草木有情》是蘇紹連以米羅‧卡索為筆名的第一本詩集。它展現了草木的靜觀與詩人的深情。六十六首詩,每首統攝植物意象以為題材,採分行詩和散文詩並收的方式,都為六卷。
                        草木

  奇花異草在《草木有情》中做為曲喻,是隱形或變形的媒介。這本詩集對現實的處理轉折又轉折,作者把熱鬧當成冷淡的根芽,爽快裡藏著牽纏的枝葉,常常杜撰幻設以曲盡其意,轉化「君子有終身之憂」的現實壓力或魅影,將自己揚舉於世界的重力之上。
  如果好詩真的是「詩人和自己講話,不小心被別人聽見」,《草木有情》當仁不讓,因為它的時代感很不乖覺,反而瀰漫著調整虛實比例後的邊緣情境,所以「草木」的綻放不賴節氣而自成風采。它並不表現擔當歷史的筆意,而表現洞燭一切的孤芳自賞,給人春日下賴活著的自在、疏懶和韌性之感,彷彿寄意難申的詩中人在真真假假的草木故事裡取以博喻、用以化窘。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