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5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年羅大佑的歌『亞細亞的孤兒』、林強的歌『向前走』都分別入選不同年度的年度詩選,他們寫的歌詞為什麼會入選為詩呢?這是值得寫詩者深思的一個方向。

 ●我寫的這輯歌詩,發表於多年前的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及台灣詩學季刊,其中〈期遇〉一首還有網友為之譜曲,製了錄音帶。寫歌詩最主要的是能唱,感情隨曲韻流轉,聽覺取代了視覺,縈迴的旋律如同文字的排比、反覆,從形式的音樂性到內在的音樂性,自口中唱出,在耳中聽聞,不必透過眼睛,這種詩的欣賞經驗,唯有透過歌詩的吟唱、朗誦。

 ●歌詩作品: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昨日國中基測,國文科有一題,引用詩人余光中新詩「刺秦王」,這首詩出自余光中的新詩集《隔水觀音》,是一首六十幾句的長詩創作。

 這首詩卻被國中學生誤認為是古文,同時質疑題目太難。從電視報導中,看到余光中說這首新詩因為講的是歷史,所以用字比較濃縮,但不是文言文。考題二要學生答出誰是贏家變輸家,由於其中牽扯到歷史,確實對國中生來說有點難。
 有考生認為,〈刺秦王〉考題前文僅以兩行敘述張良雇了大力士去刺殺秦王、黃石公與張良的關係。後面節錄了余光中詩作的一段:
「亡國已三年,可恨那韓公子
幾時,才找到狙擊的力士?
百二斤重的大椎劈空一揮
也不到這暴君的冕頂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8、「臺大海洋詩社在哪兒?」
  手中有兩本薄薄的海洋詩刊,是第十卷第一期和第二期,出版於1973年1月和6月,原本是雙月刊,後來成了半年刊,創刊於1957年,顯然在當時已邁入第十五個年頭,壽命還算蠻長,如果接棒人選四年一交替,大概至少輪過四個社長或主編了。

 
  依據中央圖書館編印的詩刊目錄,海洋詩刊的出現,在1949年後,是台灣地區最早出現的大學詩刊,也是臺大當時唯一的詩刊。海洋詩社是由一些愛詩的僑生和一些台灣本地的學生共同創辦的,基於出刊經費的取得,海洋詩社就在僑委會登記為僑生社團,可是卻因而被一般台大人視之為僑生的社團,而不敢貿然的去接受它,更可惜的是,校方並未像對待其他社團一樣的照顧「海洋詩社」。
  雖然如此的受到漠視,但海洋詩刊也刊出了一些名家作品,像老前輩詩人紀弦將「現代詩」正名為「新詩」的文章,就刊在海洋詩刊第六卷第六期上,詩史上記上一筆。
  我目前手中的海洋詩刊第十卷社長是郭俊開,主編王貽高,主要的成員尚有楊鎮雄、賴敬文等人,指導老師是趙天儀詩人。社址是台大男生第八宿舍212室,我想,那是一個值得回憶的宿舍,有不少的詩思在那個宿舍裡發生。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相機:Olympus 740uz
拍攝地點:高美濕地某一廢棄屋宇

●給一個人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媒體/自由時報
版面圖像/可樂王
詩作/米羅‧卡索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茫顧〉

我原想長成月亮或者太陽,但我種下的卻是一粒不會發芽的星,
在心中慢慢成屍,化為燐火而已。化為燐火而已。樹的爪沒料到
它永遠抓不著落葉,而山只能靜觀群樹蔚成悲哀的天候,那紛落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搜集詩刊詩集,尤其是創刊號,有一本1975年創刊的「消息半年刊」詩刊,大概半年後就不見消息了?主編是一位茶痴,編輯部設在楊梅埔心四維新村,一看便知是出自眷村。


 
  這是一本非常單純的詩刊,除了編輯者的前言和後記外,其他全是各家詩作。我詳細翻閱一遍,最令我欣賞的是一位僑生詩人,後來卻於台灣繫獄。

  他在這本創刊號發表了兩首詩,其中一首充滿了俠客儒將的精神,令人面容肅穆、心血沸騰,到了最後一段是這麼寫的: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詩的高招之妙在於不明言」

  在1982年「陽光小集」詩雜誌第九期裡,看到有一首詩,前兩段共八行,主要在寫色彩,有:白衣、綠樹、黑手黑腳、又紫又粉的大紅頭巾、綠葉、黑眼珠...完全是靜態描寫,只有八行,全在寫一個人的長相。


  
  我不喜歡前兩段,但我喜歡後兩段: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5、「根據理論創作的都極少成功」

  1997年10月病逝的前輩詩人梅新,他曾主編中央日報副刊,對詩的提倡,大量發表各家詩作,推介詩作有極大的貢獻,他的風範令人懷念。

  梅新說「教詩、教文學,第一節課就告訴學生,讀書要不忘批評,批評愈酷嚴,愈能有自己的意見。看法不成熟無妨。因為我強調文學是不宜有固定理論的,根據理論創作的都極少成功。」


  文學創作是一連串成長的過程,讀書是長久陪伴在過程中,梅新說「讀書要不忘批評」,其實是要學生磨練自己的眼光,銳利有主見;但梅新又強調「文學是不宜有固定理論」,是告誡學生眼光不要偏狹,受限在一個門派之下,更何況理論是產生在創作品之後,若依據理論來創作則是倒行逆施。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3、「和『詩味』之有無,應不相干」

  小說家黃春明自2000年以來發表了許多詩,詩作也選入了年度詩選,他的踏入詩壇與出版界聞人隱地同樣受到注目。

  1984年黃春明接受某詩刊的訪問筆談,有人問他:「關於詩和革新,有什麼具體意見?」黃春明說:「我沒有寫過詩,實在沒資格說話。不過,我有幾點,聊供寫詩的朋友參考。第一、詩應該用明白可懂的白話,通曉易懂,和『詩味』之有無,應不相干。第二、以詩的形式,也可以寫一個故事,有抒述、有對話、有描寫,要和具體生活聯係起來。」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不只是寫作,是創作…」

  鍾玲教授談起她的忘年之交美國詩人王紅公時,曾提到:當年王紅公是美國大學聘請的駐校作家,常開一兩門課,指導學生寫作,當時兩人在暮色中走向教室,鍾玲問了王紅公;「這堂課您是不是教寫作?」王紅公回答:「不只是寫作,是創作…」

  是創作!一個真正的詩人或作家隨時都要警愓自己是在創作,而不是只在寫作。寫作是沒有什麼靈性的,任何人只要把詞句練好(沒練好也行),都可寫作。

  而創作則要見靈性,要背負開創之責。在淹沒網路詩版的一大堆詩作中,我尋找有創意的作品,找得好辛苦。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餐會〉

   ─記某次某大媒體文學獎評審餐會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單調的日子於焉開始
白色的牆壁下面是黑色的水溝
灰色的石板廣場上是孤獨的影子
思想在那裡發酵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憂鬱症〉

     憂鬱來了,它沒有攜帶任何身份證明
     我們只得數著門牌號碼來抵抗憂鬱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蜉蝣祭典〉




嗚呼天地生我育我恩如父母教我愛我萬般劬勞
 在生活的隊伍裡,我常居末位
 換個方向,我及我的影子仍然常居末位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遇見了一隻XX蜘蛛

父親,在門口送我遠行
我要到山上避難
避感情的災難、思想的災難
然而,這種災難父親不知
父親揮一揮手
不知我已化成一片停駐山中的雲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炭的嘆息〉

旅館的古墓意象,在遺書的文字裡找到
自助旅行失落的地圖裡也發現了我的存在
但是我向來不協助靈魂的探險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無止盡的遊戲並不會叫人疲倦,寫詩,寫到樂此不疲的狀態,往往是詩的遊戲有無限的可能。


 
  一九六四年,大約於初級中學三年級,我開始嘗試寫詩,至今已有四十年了,其間波濤洶湧的種種思潮,沖擊著我的腦袋,逼迫我試圖在每個創作階段搶灘登陸,插上不同的詩風旗幟,曾以『後浪』自詡,幸在早期被好友洪醒夫的『細水長流』四字勸戒而能自惕。因此,我不敢把寫詩當作一種使命或責任,而寧願看作是一種沒有規則限制、也沒有輸贏賞罰的遊戲。參與遊戲者永遠只有三人,一個是過去的我,一個是現在的我,一個是未來的我,但其實三個都是我自己,這樣的寫詩可以說是孤寂的遊戲。

  一般遊戲可以忘我,寫詩遊戲卻曾讓我牢牢的抓住了自我,一切以自我為中心,凡我所視,皆由我所獲,凡我所欲,皆為我所現,玩著詩的帝國主義遊戲,占據圖書館為自我城堡,差遣文字到處拓展心靈的殖民地。可是,我的子民只有自己,那是容易自我陶醉與破滅的遊戲。一九六九年底,一首由洪醒夫送交至周夢蝶再轉至詩宗社發表的散文詩〈茫顧〉,正是我這種遊戲的寫照:『我原想長成月亮或者太陽,但我種下的卻是一粒不會發芽的星,在心中慢慢成屍,化為燐火而已,化為燐火而已。』無光的燐火,飄忽不定,無法照亮任何一塊黑暗。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筆──致台灣  ◎蘇紹連

歲月不再從筆端流出,因為我已封筆
這些年來沒有歲月在紙上刻畫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四月十二日,我在台北陽明大學,上午豔陽高照,下午雷雨大作,山下市景一片迷濛


陽光會在入夜後睡眠嗎
明天會在今夜就死亡嗎

poem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